世上独一无二的你:世上独一无二的“水下长城”在哪里?

小学,初中,高中生作文范文大全-小白兔作文网 时间:2021-12-20 04:10:45

地处中国河北宽城满族自治县境内的潘家口水库里世上独一无二的你,有一段世上独一无二的“水下长城”奇观。建于500多年前的喜峰口、潘家口城堡是明代长城的两个重要关隘,是当时中原通往北疆和东北边陲的咽喉要道,这一带的长城共有墩台21座,敌楼160座,长约50公里。1975年国家在这里修建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潘家口水库蓄水后,水位超过了长城高度,喜峰口、潘家口城堡淹没于水中,从此这段历经五百年沧桑的长城便隐身水下,成为闻名遐迩的“水下长城”。因连年干旱、潘家口水库水位急剧下降,在20世纪末,隐身水下20多年的“水下长城”曾经露出水面,向世人一展风采;最近由于潘家口水库的蓄水量从19.5亿立方米减少到3亿多立方米,库区水位下降了42米,“水下长城”得以再露真容。

世上独一无二的你结局是悲还是喜?

  结局是喜!!!
那一天,他以为他们缘分已尽,终其一生都不会再有相见的机会,没想到老天却又跟那时候一样,悄无声息地把她带到他的身边……
怀里的女人翻了个身,把他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岑纪川……你是猪……”她缠着被子翻过身来搂住他的颈项。
  
他忍不住勾起了唇角,把被子拉好。
这个称呼实在遥远得可以,他怎么会忘记当年在他大学宿舍里的玻璃窗上,她狡黠的写下了“岑纪川是猪”几个大字?那时候的她还是高中生,稚气未脱,看起来小小的,很可
“你失眠了吗?”半梦半醒的之情使劲地往他颈窝里拱,声音慵懒而沙哑,别有一番风情。
  
他低头亲吻她的额头,“没有,睡吧。”
“你不睡我也不睡了……”嘴上是这么说的,可是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她很快地再次陷入了梦乡。
岑纪川搂住怀里的人,微笑地闭上眼睛
只要她还在他身边,人生还能有什么奢求呢?
下班回家刚打开家门就闻到了浓郁的饭菜香,家的感觉温馨而柔和,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进厨房,新婚妻子绑着围裙手忙脚乱地炒菜,见他回来了趁着一个小小的空当跳起来亲了亲他的脸颊。
  
“亲爱的,很快就能吃饭了哦~你快去洗手!”之情一边忙着炒菜,一边伸手去推他。
岑纪川微笑着遵命,回来的时候她还在跟锅子里的菜奋斗,他就倚在厨房的门边看着忙里忙外的她,笑意愈加深刻。
自从结婚以后那些应酬他基本上能推掉的都推了,如果推不掉的他干脆就把之情也带上,圈子里有人说他这样不行,把老婆宠上天了到时候就难收复了,他只是微笑着不说话,依然带着之情在身边。
  
喜欢她在他身边的感觉。
晚上他工作的时候之情也抱着电脑坐在他附近,偶尔回头的时候他会不期然地与她目光碰撞,她笑眯眯的做了个鬼脸,然后重新投入自己的电脑世界。
结婚以后之情没有继续工作,而是遵照岑夫人的意思辞了工作在家里照顾丈夫,可她对设计的热爱并没有因此而消退,很多时候她一个人在家无聊就会在电脑里涂涂改改,做她喜欢做的事情。
  
她的设计越来越得心应手,充满了说不出的温馨幸福,那样的设计只有沉溺在幸福中的人才能画得出来。很多时候宏建的案子里的设计原图,都是出自她的手,简单大方的设计又不失优雅高贵,让她设计师的名声越来越高涨。
“纪川,你说我以后牙齿要是掉光了怎么办?”之情指着电视里那个没有牙的老婆婆,从他怀里抬头问。
  
他低头亲她一口,“你可以装活动假牙。”
之情扭动身体去躲,又问:“那大笑的时候牙齿不会被喷出来吗?”
他哪里能让她逃,两手按住她的手臂,贴在她耳边很是魅惑地说:“那就去种牙。
  ”
“可是有牙齿的老婆婆不像老婆婆啊。”她左右闪躲。
他干脆把她按在沙发上,微笑着去亲她的脸,“你现在还年轻,想那些做什么。”
“防范未然呀……诶你在干嘛!”
“唔……我在亲你。
  ”
之情用尽吃奶的力气推开他,霍地跳起来,双手叉腰,“岑纪川你怎么越来越无赖了!”
他缓缓地从沙发上坐起来,因为刚才的动作让他的睡袍被拉开了一点,露出了宽阔的胸膛,他眯了眯眼睛,慵懒无比。
“有吗?”
之情突然涨红了脸,眼前香艳的一幕让她想起了很多年前在音乐会堂里的那一幕,他那时候也是这样的表情,一双眼睛好像蒙上了一层薄纱一样,哪里还有什么温柔似水,照她看来那就是一肚子坏水!
“就有!”她跺脚,眼睛忍不住又往他敞开的领子里看,然后哀嚎一声捂住眼睛,“你快把衣服拉好!”
不知什么时候他走到了她身边,单手撑在她身后的书架上,以身高上绝对的优势俯身下来,似笑非笑地看她。
  
“有这个必要吗?”
“有世上独一无二的你、有啦!”她的心疯狂地跳动。
他朗然一笑,低头吻住她的唇。两唇相碰的瞬间她整个人就软了下来,没有骨头似地倒在他的身上,神志开始迷离。
吻够了,他贴着她的唇,笑得很正经地问:“还有必要吗?”
之情最受不得这时候他诱惑自己,虚软着身子拉住他的睡袍,眼睛里水意盈盈,好像饱含千言万语。
  
他笑意更深,抵过去又亲了一下,再问一遍,“还有必要吗?嗯?”
之情终于怒了!“没有必要啦!岑纪川你个死人!我现在才发现你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腹黑--”
下面的话被他全都吻进唇齿之间,他满意的微笑着把她拦腰抱起,直接丢到床上。
  
窗外突然下起了雨来,哗啦啦地撞击着玻璃窗,好像在奏响着一曲悠扬的乐曲。
情事了了,之情累得直接昏睡了过去,岑纪川抱着怀里的人笑意如风。
聆听屋外细雨淋漓,好像在敲响幸福的喜乐,他轻轻地拍着之情的肩膀小声哼着他们定情的那首曲子,在她终于完全睡去的时候宠溺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晚安,老婆。”
END。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345678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
  • http://www.0527edu.net/book/44639808.html
  • http://www.0527edu.net/book/4.html
  • http://www.0527edu.net/book/54.html
  • http://www.0527edu.net/book/8125.html
  • http://www.0527edu.net/book/27947889.html
  • http://www.0527edu.net/book/22798.html
  • http://www.0527edu.net/book/7.html
  • http://www.0527edu.net/book/41.html
  • http://www.0527edu.net/book/4388.html
  • http://www.0527edu.net/book/69.html